芷江农夫创办野生甜茶厂促农增加收入,家家爱

2019-09-19 作者:农业资讯   |   浏览(129)

12月12日,芷江县大树坳乡凉水井村村民习宏长兴致勃勃地说:“我在山上种植的8亩野生甜茶,今年仅仅在一亩茶场基地摘取的茶叶出售给芷江野生甜茶厂,就收获6000多元,种植野生甜茶真是我们老百姓增收的好办法呀。”

“今天签订的合同,管三年,再攒上五、六万块一点问题都没有。”“说少多了,你那种苦法子,攒上个八万、九万还嫌少呢。”“在咋过苦法,也跟不上你了。”“得了,得了,比起十年前,我们现在这种日子,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无法比了。” 7月24日下午,茶农赵建军和杨赵军手持刚刚签订的鲜叶收购合同书,言来语去,荡漾在幸福时光里。

芷江野生甜茶厂是大树坳乡小思乐村村民胡应祥于2005年创办的绿色无污染农副产品加工企业。该厂高薪聘请湖南农大茶学系毕业的1名大学生在厂负责技术管理。目前该厂在大树坳乡凉水井、小思乐2个村发展种植野生甜茶农户66户,基地3个,面积140多亩。按照签订的茶叶收购合同,今年该厂支付茶农茶叶收购金额达40多万元。截至今年11月,该厂实现销售收入100万元,比去年同期的50万元增加50万元,增幅100%。

当天,赵建军等275户茶农与云南农大茶叶专家周红杰,大理州“优秀创业企业家”、大栗树茶厂总裁尹何春,大栗树茶厂董事长尹国栋以及销售商代表齐聚大坪坦村万亩茶园基地,一边品尝自己种植生产出来“碧螺春”、“高原茗珠”和“佛香茶”等茶水,一边回味风雨同舟种茶致富的十年。

现当地茶农及周边农户种植野生甜茶的积极性日益高涨,种植野生甜茶成为当地农民增收的一个新亮点。该厂采取“茶厂+基地+农户”的开发模式以及“农户出地、茶厂出茶苗、提供技术服务、签订收购合同”的管理模式运作。为较快带动农民致富,通过财政资金扶持,该厂现正在与大树坳乡凉水井、黄山溪两个村64户农户签协议,准备增扩600亩野生甜茶基地。

大坪坦村位于永平县城西北部,平均海拔2400米,是大理州唯一没有一分水田的高寒贫困山区村。村民长期靠种植苦荞、包谷和萝卜等为生,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不足500元。自2004年起,在龙门乡党委、政府的指导下,村党总支部带领群众调整农业产业结构,成功探索出一条“支部+协会+基地+公司+农户+扶持政策”的致富路。如今,全村生态茶园发展到17000亩,其中投产茶园7000多亩,275户茶农收入800多万元,人均收入4700多元。

“现在么,家家户户都说感谢政府还来不及,可是开头那年实在是太难了。”党员刘清说,2004年7月12日,大栗树茶厂在大坪坦种下第一棵茶苗后,因为没有种茶的历史和经验,村民怕吃亏,不积极响应,有的把茶苗晾在地里活活晒死,有的干脆把它丢掉。后来,村党总支决定由党员带头先上,乡里也制定出台了每亩给予茶农150元的补助,还组织村、组干部和村民代表外出考察学习,才提高了群众种茶积极性。那年,自己“冒险”种了30亩,种得最多的是杨育志,他一口气就种下了70多亩,全村一共种了1584亩。

“2005年,我们组建了生态茶生产经营协会。2006年,云龙大栗树茶厂到我们大坪坦建了茶叶初制所。2007年,30户茶农收获第一桶金,一亩地的收入比以前翻了至少3倍,种茶农户一下子增加到了80多户,茶园面积成倍增长。”大坪坦村党总支部书记杨育志扳着指头盘点种茶史时,始终腰杆笔直,面带微笑。

茶地星罗棋布于漫山遍野的森林之中,茶园之间被带状或块状的森林割开,茶园之中太阳能杀虫灯与古木林立。得益于这些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先进的管护措施,2013年末,全村275户茶农,种茶收入5万至10万元的有70户,10万元以上的有30户,收入最高的已达到24万元。十年间,小小的一棵棵茶苗演绎出“家家爱种茶,户户存万金”奇迹。

“下一个10年,我们的发展目标是,以大坪坦为中心,辐射龙门乡李子树村、博南镇沙鲁村等片区,新建3万亩优质茶园基地和建设一个生产能力达1万吨的现代化茶叶精制厂,形成一个集休闲、观光旅游为一体的高海拔庄园经济体。”3时20分, 275户茶农紧紧地捏着鲜叶收购合同书,三五成群、谈笑风生地“嚼着”大栗树茶厂董事长尹国栋送上的“定心丸”。

本文由足球外围网站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芷江农夫创办野生甜茶厂促农增加收入,家家爱

关键词: